泊头市钰泰环保机械有限公司-布袋除尘器\脉冲除尘器及除尘器配件诚信制造商

服务热线:0317-8315405
13731707067
新闻中心

除尘袋“抖”出新天地

 “创新永远是我们高扬的旗帜。”创新的主体是企业,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小微企业。他们没有包袱,勇于挑战,往往会颠覆传统商业理念、产业技术以及商业模式,是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奇迹迈入提质增效的“第二季”的重要力量。本期开始,产经广场将陆续推出一批小微企业的创业故事,希望能对您有所启发。

  ——编者

  在记者面前信心满满的赵健飞,两年前还在为企业生存焦虑。2010年创办北京赫宸环境工程有限公司后,他一度揭不开锅,最困难的时候,董事长赵健飞卖掉了自己位于北京东四环外的房子,还向姐姐借了80万元来维持公司运转。赵健飞说,为了创业,他把早年的积蓄都搭了进去:“如果创业不成功,我就真的打回了原形,不仅不名一文,甚至会沦为‘负翁’”。

  但是,赵健飞是幸运的。赫宸不仅没有垮掉,而且迎来了真正意义上的春天。

  今年还没有过完,赫宸的合同金额已过亿元,是成立时年销售额530万元的20倍。赵健飞坦言,支撑企业的力量唯有创新。

  动静之间分高下

  独门技术节约成本,还把火电粉尘排放标准升至燃气级

  北京赫宸公司是家专门为火电厂提供除尘技术的企业。火电厂是PM2.5的主要来源之一。随着我国环境压力日益增大,特别是雾霾的日益猖獗,火电厂除尘越发受到社会关注。

  在我国,火电厂除尘多数采取电除尘法。但是发达国家早已采取了效率更高、效果更好的布袋除尘技术。

  “所谓布袋除尘,就是把烟尘通过纤维袋过滤,从而减少排放。”赵健飞介绍,欧洲的布袋除尘已经达到85%,澳大利亚更是达到100%,而我国目前只有5%—8%。

  目前,全世界的布袋除尘技术都是所谓的动态除尘技术,其清灰原理就像我们抖掉衣服上的灰尘一样,靠布袋的抖动除尘。但该技术也有两大致命的弱点:使用成本高,设备娇气。

  “有没有办法让布袋除尘的成本降下来,并像电除尘设备一样皮实一点?”哈工大毕业、搞电出身的赵健飞嗅到了商机。他想到大学老师曾经提出一个大胆的技术设想:静态清灰袋式除尘技术,即不用滤袋抖动,靠反吹烟气,在滤袋和粉尘层之间形成气化层,使附着的粉尘自然脱落。由于不用抖动布袋,至少可以带来两大好处:延长布袋寿命,降低除尘能耗。

  经过近十年的技术攻关,赵健飞终于获得了成功。作为原始创新的技术,一动一静的变化使赫宸的布袋除尘技术具备了巨大的比较优势。

  由于不用抖动布袋,布袋寿命提高了60%。国家环保部袋式除尘委员会的统计显示,全国电厂袋式除尘的滤袋寿命平均是2.8年。“我们的布袋寿命都在4.5年以上。而且经东北大学滤袋监测中心测试,我们用了4.5年的滤袋,强度残值还有600多牛顿,再用两年也没有任何问题。”赵健飞说。

  别小看延长的这几年寿命,它为电厂节约的成本相当可观。目前袋式除尘设备中,布袋成本占到总成本的1/3,一台60万千瓦的发电机组,除尘滤袋更换一次就要花1000多万元。

  由于减少了抖动,静态除尘技术对设备材料的强度需求也降低了。过去,由于国产纤维强度不过关,动态除尘设备的滤袋材料必须进口。而赫宸的设备可以采用进口纤维与国产的玻璃纤维混纺,仅此一项又可以为电厂降低材料成本40%。

  设备娇气就免不了经常检修,赫宸独创的“烟道挡板门专利技术”还解决了设备检修的难题。过去传统的“百叶门”挡板技术由于封闭不严,很难做到不停机检修。而电厂停开一次设备,成本往往上百万元。赫宸的技术可以实现不停机检修,由于该阀门开闭自如,安全稳定,目前产品已经拓展到了其它领域,并获得国电、大唐、京能等集团所属电厂的广泛应用。

  除了算经济账,优异的除尘效果则是赫宸的创新技术带来的巨大社会效益。由于“静态清灰”更符合布袋除尘器“粉尘过滤粉尘”的清灰机理,赫宸完成的国内首台60万千瓦机组除尘效果的官方测试结果是粉尘出口浓度11.6毫克,而国家最严格的标准是20毫克。

  “我们湿法脱硫后的排放水平还可以降低,甚至达到了5毫克,这意味着我们已经把火电的粉尘排放标准提高到了燃气级的排放水平。”赵健飞补充道。

  良马终究遇伯乐

  政府、电厂、风险投资慧眼识珠,使企业柳暗花明

  只要有好的创新,总会找到慧眼人。回忆起企业这3年的发展,赵健飞说:“很多小企业认为资金是最大问题,其实只要通过创新拿出过硬的看家技术,小企业一定会闯过资金关。虽然前两年我们困难到要靠卖房子支撑企业,但是,技术一旦被社会发现并认可,马上就会柳暗花明。”

  赫宸的发展离不开四大“贵人”。“没有他们慧眼识人,赫宸不会有今天的发展速度,他们可以说是赫宸的伯乐。”

  第一位“贵人”是北京市科委。在赫宸资金链几乎断裂的时候,北京市科委看好赫宸的环保技术,一次性给予扶持资金1000万元,这让赫宸抓住了国家大力发展环保产业的历史性机遇。要知道,赫宸当初可只是一个注册资金仅100万的民营小企业。

  第二和第三位“贵人”是京能集团的内蒙古京泰电厂和山西漳山电厂,前者让赫宸这家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在电厂实地安装调试设备;后者则第一个吃螃蟹,成为赫宸第一个也是国内第一个采用静态除尘技术的60万千瓦级用户。

  “京泰电厂相当于为我们提供了实验室,让我们在机组上调试设备,帮助我们的技术从理论走向了实用。”赵健飞回忆,在内蒙古的那10个月,大家夜以继日地工作,几乎每天都吃住在工地,即便下大雨也不停工。“就是这10个月,我们完善了所有关键技术。而漳山电厂则冒着风险采用了我们的设备,毕竟在此之前,这么大的机组不仅国内而且全世界都没有静态除尘的先例。虽然我们对自己的技术有信心,但作为甲方,的确是要冒风险的。得知我们是国内的原始创新技术,岑岭山厂长说:‘我把乌纱帽别在腰带上也要支持你们,国有企业不支持本土创新谁来支持?’每想起他这句话,我都很感动。”

  赵健飞要感谢的第四个“贵人”是风险投资方,包括启迪创投、银杏创投、君卿创投、中关村创投、京西创投等多只基金,在赫宸准备起飞的时候注入了4000万元资金。这让赫宸可以用社会资本快速做大,而不必像传统企业一样,靠自我积累发展,这对于赫宸迅速扩大市场起到了助推器作用。

  做事业还是做生意

  在中国找到原始创新不容易,我们必须把它当事业做

  赫宸今后的目标是什么?

  面对记者的提问,赵健飞思考了一下没有直接回答。“在办赫宸之前,我做过大学老师,当过团市委干部,在上市公司也干过。特别是在上市公司,我也做过高管,拿到过不菲的收入。但是,我觉得那时候是做生意,现在是做事业。做生意考虑的是赚钱,而做事业则考虑的是发展。”

  就在企业最困难的时候,他们曾经放弃了许多次别人认为发家致富的好机会。比如,就在穷到揭不开锅的时候,一家上市公司看好他们的技术,要出资7000万元收购赫宸。当时赵健飞召集核心团队开会:“如果接受,我们的困难明天就烟消云散,而且大家都会得到一笔可观的收入,大家表决吧。”令赵健飞感动的是,他的团队一致决定放弃这次个人致富的机会,选择了坚持。还有一次是搞环保的外资基金公司提出用1000万欧元控股赫宸,赵健飞他们还是选择了坚持,理由很简单:赫宸要做中国除尘行业的领军企业,让中国自己的原创技术在自己的土地上发扬光大。

  团队的坚持初见成果。现在全国有12台60万千瓦发电机组使用纯袋式除尘技术,赫宸这样一家50多人的小企业就占了一半。“目前世界最大的百万千瓦机组也在向我们招手了。”赵健飞说:“下一步的目标是进军海外市场,进军美国市场。即便我们的产品在美国本土制造,成本还比美国的竞争对手低一半。我们对未来充满了信心!”

来源: 人民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