泊头市钰泰环保机械有限公司-布袋除尘器\脉冲除尘器及除尘器配件诚信制造商

服务热线:0317-8315405
13731707067
新闻中心

山西古交矿难21名重伤员已脱离生命危险

  山西省古交市屯兰煤矿瓦斯爆炸事故搜救工作已经结束。因一氧化碳中毒住院的伤者仍在救治当中,遇难矿工的遗体认领工作正在继续。素来以安全生产闻名的一家国营大矿,居然会发生导致74人遇难的爆炸事故,这不仅让外界充满震惊,甚至连矿区的工人们也充满疑惑。近年来煤炭安全事故频发,在矿井下讨生活的矿工也渐渐被视为最危险的职业之一。记者昨日来到事发后的古交屯兰煤矿,听幸存者讲述其逃生的经历,听井下工人诉说他们辛酸的工作。

  [最新进展]

  矿长副矿长被撤职

  山西焦煤集团22日深夜紧急作出决定,免去发生爆炸事故的西山煤电集团公司屯兰矿矿长、总工程师职务,撤销屯兰矿安全副矿长职务。

  山西焦煤集团同时决定,由西山煤电集团公司一名副总经理兼任屯兰矿矿长、一名副总工程师兼任屯兰矿总工程师,西山煤电集团安监局一名负责人担任屯兰矿安全副矿长。

  2806万保险赔付金到位

  据新华社报道,山西屯兰矿瓦斯爆炸事故抢险救援指挥部昨日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会上表示此次事故善后工作已经展开,重点是做好失去亲人家属的安抚化解工作。

  发布会上山西省安委会副主任刘德政说,按照山西省委省政府的要求,有关部门已启动了事故善后工作,山西焦煤屯兰矿将按照国家规定对事故遇难者进行赔偿,赔偿标准将不低于每人20万元;同时,保险理赔已经介入,启动了工伤保险和意外伤害保险两项保险的理赔程序。

  刘德政说,随着事故搜救工作的结束,当前屯兰矿瓦斯爆炸事故处理的工作重点将转变到医疗救护、安抚善后、维护矿区稳定、事故原因调查、搞好企业安全生产五个方面。刘德政说,目前山西焦煤成立了9个工作小组,配合对事故伤员进行医疗救治,做好失去亲人家属的安抚化解。

  此外,在各医院收治的114名伤员中,26名危重伤员经过专家的全力抢救,21人已经脱离生命危险,5名伤情危重的人员中,经专家会诊,全力救治,3人伤情明显好转。

  昨日下午,山西省煤炭工业局所属山西煤炭社保局将2806万元送到了西山煤电集团公司,作为屯兰矿“2·22”矿难伤亡职工的工伤保险补偿和赔付预付金。

  据了解,这些预付金包括工伤保险经济补偿2362万元、井下职工意外伤害保险赔付金444万元,按照工伤保险条例的有关规定,主要用于抢救治疗费、一次性工亡补助金和丧葬费、供养亲属抚恤金等。

  山西煤炭社保局负责人介绍说,这次事故中的受伤人员待伤残鉴定后,可享受相应的伤残待遇;工亡职工子女被抚养至18周岁后,若考上大学每年还可享受3000元至5000元不等的就学救济金。

  [矿区见闻]

  “那么好的设备,为啥监测不出来呢”

  屯兰煤矿素来以安全生产而闻名。古交是产煤大市,尽管山西省煤矿事故频发,古交的煤矿却很少发生重大事故。“上一次出事,还是1985年了,死了40多个人。没想到不出事还好,一出事就死这么多!”在发生事故的矿井口旁,一名在屯兰煤矿干了20多年的老矿工如此向记者感慨。

  随着搜救工作的结束,矿井附近的警戒也逐渐消除。经过一番打扫之后,从外面根本看不出事故的痕迹,很难想象就在距离井口几公里外的地下工作层,刚刚有74人的生命被夺去。在事故中损坏的通风设备已经修好,矿井内也唯独剩下了风机工作时发出的声音。由于事故发生在凌晨,很多没有亲眼目睹的当地人都围在矿井附近,三五成群的讨论着这起骇人的事故。

  屯兰矿隶属于山西焦煤集团,年产量达500万吨,而最近1吨该型号煤的价格约2200元。矿上共有4000多名工人,由于设备先进,工作环境相对较好,这里的大部分工人都是山西本省人。矿区俨然就是一个小的城镇,架设在大棚内的农贸市场,各种生活必需品都有出售,理发店、书店等也一应俱全,工人们一年四季基本上都待在矿区内。

  记者与不少工人们聊起这起事故,发现他们大多数人至今都觉得这场爆炸来的不明不白。“矿上的设备号称是最先进的,瓦斯浓度达到0.8%就会警告,浓度到1%就会自动断电,那时想干活也干不了,要爆炸按理说浓度起码要达到5%以上,可为什么没监测出来呢?”工人们告诉记者,矿上平时都是24小时设有专人监测瓦斯浓度的,但即便如此,这场爆炸还是未能避免。

  记者还了解到,就在事故发生的前几天,矿上还开过一次强调安全生产的会议,会议的内容如今已不得而知,但当时在会上发言的矿上领导,有几位已或被免或被撤。昨日,遇难矿工的遗体认领工作还在进行,很多刚刚从外地赶来的家属,只能在医院的太平间内与亲人见上最后一面。

  [幸存者回忆]

  “我要是跑了,唯一的通道就关了”

  “要么在医院,要么在太平间……”记者在寻找从矿井下逃出的幸存者时,矿区一位矿工竟如此回答。事故发生后,当地政府要求当天打卡上班的所有工人都进行全面检查,以确保他们身体无恙。直至傍晚时分,记者才找到当天从矿井下逃生的王开全,他刚刚才从医院里出来。

  55岁的王开全是山东泰安人,明年就退休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退休前会经历这样一次事故,更没想到他还能死里逃生。

  王开全在屯兰矿干了13年,跟他打交道最多的就是罐车,用来运送矿工和开采废料等,是井下通往地面的唯一交通工具。王开全是“推车把罐工”,既充当罐车运行的信号员,又负责将矸石等废料运送到罐车上。2月21日王开全上夜班,他晚上九点多离开宿舍,直至10点半才开完夜班会。在队长又强调完一次注意安全后,王开全打卡下井。

  与过去的13年一样,王开全这一天的工作依然是机械的重复。罐车一次能载四五十人,看到人站好了,他从井底向上面发信号,然后车门关闭,罐车便如此在地面与256米深的矿井之间不断往来。

  瓦斯爆炸发生时,身在井底的王开全却毫无感觉。发生爆炸的工作层,距离王开全所在的位置还有几公里远,直到22日凌晨将近4点时,王开全才开始感觉到渐渐向他袭来的危险。

  “一股很刺鼻的味道,我开始憋的难受,到4点多我开始觉得不对劲了,怀疑是瓦斯爆炸了。”原本在这时很清闲的王开全同时也惊奇的发现,罐车上下的频率突然一下子加快了,不断有医疗队的人带着简易的担架下井,也有井下工人在别人的搀扶下上到地面。

  “我就觉得呼吸特别困难,这时有个老乡跟我说瓦斯爆炸了,毒气已经扩散到我这里了,叫我赶紧上去。”可王开全的岗位上只有他一个人,如果他提前撤了,就没有人再向上面打信号,那么罐车门也就无法正常的开关,这条生命通道定将随之中断。“我想来想去还是不能走,到6点多换班了再说。”

  王开全一直干到早上6点45分,才走进一直由他看守着的罐车升井。“上来了就看见全是救护车,我们队长问我还行不行,我说没事就回宿舍了。”王开全回去后先洗了个澡,发现胸闷的情况虽然减弱了,但头疼的却越来越厉害。22日晚上,王开全被“强制”带到医院检查,随后医生让他连夜输了4瓶液体,第二天又是4瓶。临走前王开全对记者说,他身体好的很,再也不想去医院“浪费时间”了。

  [矿工心声]

  多赚几百块钱,就多冒一份风险

  屯兰煤矿的工人,主要分井下和地面两种,在事故中遇难、遇险的400多名工人,都是夜班的井下工人。来自临汾的矿工李亮(化名)是早班的井下工人,他在感慨不少工友遇难的同时,也为自己没选择上夜班庆幸不已。李亮一个月一般只休息两天,因为矿上要求每人每月的工作量不得少于25天,只要自愿不休息也可以。

  屯兰矿的井下工人大约1500人左右,分早班、二班、夜班三批,分别在不同的时间段打卡上班,这样可以保证一天24小时不间断生产。李亮一个月能赚3000多,他说基本上你只要多干一天就多100块钱。井下工人的工资要比地面人员高一些,大约每月多出七八百元,多出的理由自然是因为井下工作的危险性。

  “我其实也不想干井下的活儿,但在这里找工作,井下只要你愿意干一般都没问题。而地面虽然收入少点相对安全些,可要是不认识人没点儿关系啥的,一般轮不到我们。”李亮在屯兰矿干了两年多,尽管辛苦,但凭借省吃俭用还是攒了一点小钱。“本来想再干两年不干了,现在出了这事我想早点回老家找活儿去了。”

  这次瓦斯爆炸事故,对于矿区工人们的心理影响很大,毕竟相对于其它的小型煤矿,屯兰矿作为设备先进的国营大矿,工人们干活时都踏实一些。“一下子就死那么多人,谁敢担保自己一辈子不出事呢,每个月多挣那么几百块钱,图啥啊!”李亮的这番话,屯兰矿区的不少井下工人都表示过类似的看法。